潘粤明、高伟光表现惊艳,却被张雨绮两分台词拖累,改编喜忧参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9
《龙岭迷窟》中鹧鸪哨上线,深入南宋女尸墓、盗衣拜师,内容体量不大、但密度非常高。氛围阴森可怖,节奏紧张高能,动作利落帅气,夜猫汗毛倒竖。完美呈现盗墓剧该有的种种因素。黑水城过墓道的一段大戏,横刀锋利削出,他善闪转腾挪展现十八般武艺,更是帅气hold住全场,这段动作戏的拍摄、剪辑也都相当可圈可点。一众网友高呼:想让高伟光来个鹧鸪哨半永久。目前为止,这版《龙岭迷窟》中潘粤明和高伟光的表现都表现出色,胖子、大金牙一唱一和非常讨喜、很有观众缘,堪称完美选角。唯一的拖后腿因素,在于女主角张雨绮。台词叫人非常出戏。女主戏份有无必要?剧作用一个小动画来讲述扎克拉玛族人和雮尘珠的故事,张雨绮为这一段配音,不到两分钟的内容体量、尴尬效果却让人非常难忘。如同“淡黄的长裙,蓬松的头发”一样魔音在耳。《龙岭迷窟》前几集中,张雨绮上线说较为日常的台词之时,违和感并没有如此突兀。但是,在以画外音形式配音之时,她台词上的短板全部暴露无遗。《妖猫传》时期,陈红在节目里公开说“张雨绮那个台词多做作啊”,但她演被黑猫附体之后的角色,在屋顶上念诗“云想衣裳花想容”,这份做作恰好就对了。问题在于,如今《龙岭迷窟》中张雨绮饰演杨小姐,这个角色不需要这份做作。但张雨绮显然没有熟练掌握“一秒卸掉做作”的能力。剧组的安排也让人很费解,这一段是女主向胡八一他们三讲述雮尘珠往事,画面从几人坐在陕北小院里开始,转场切换为动画。既然安排了小动画模式,为何不干脆换成剧中常用的画外音?熟悉原小说的朋友,已经开始疑惑:鹧鸪哨为什么提前上线了?胡八一等人在鱼骨庙里的故事,又为什么提前中断了?胡八一、王凯旋、大金牙三人下墓之后的冒险,才是这一出《龙岭迷窟》中真正的精髓内容,第六集掉下去打个卡、第七集就轻松爬出来了?别担心,后续内容中一定会让他们继续下墓,完成重中之重的盗墓故事。此处的更改只是调换两大块内容的先后顺序,一定不会删减最重要的三人下墓摸金故事。那么,剧方为什么要更改顺序呢?有两个设想。第一种,可能是为增加女主篇幅。小说中杨小姐出现,告诉胡八一等人鹧鸪哨、雮尘珠的往事在后,胡八一王凯旋大金牙三人鱼骨庙历险在前,这本书里下墓没有shirley杨什么事。如今让女主提前上线,很可能会让她和胡八一一起下墓。如果不改原小说里的先后顺序,完全按照书中安排拍摄,那么剧中女主角戏份可能比龙套还少。换句话说,这部剧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女主角了。如今的改动,可能是出于“影视剧需要女主”的常规考量。舒心酱不反对为剧作设置女主角,只要她表现好、不拖后腿,不影响剧作高能刺激又爆笑可爱的节奏,那么加颜值担当并没有什么不好。问题在于,张雨绮目前为止的表现都很让人头秃。此前背景介绍的戏份中,她似乎和整部剧都有着很严重的次元壁,如今画外音里亮出台词功力、更是让人质疑她的专业能力。倘若此后的剧情她一同下墓,或许她的动作戏会有亮点。如果没有,希望未来的《鬼吹灯》角色能换人。不同版本的胡八一换过这么多演员,网友戏称从胡八一、胡八二、排到胡八九了,就连管虎导演监制的这个系列里都同样有过阮经天、潘粤明的不同人选。原本众人都觉得在同一个盗墓宇宙里,同一个演员从陈玉楼演到胡八一会很有违和感,但事实证明潘粤明演技为王,他这版胡八一除了体重之外无可挑剔。既然如此,那么如果女主表现不好、下一部就理应替换掉。第二种,付费点播模式的优先级别。虽然付费点播模式始终被网友痛骂,但视频网站依旧从中赚到钵盆满溢。4月15日起《龙岭迷窟》也将进入点播模式。目前已经播出的九集中,鹧鸪哨提前上线出现在七到九集,意味着接下来需要付费点播的内容会是胡八一下墓的精彩重头戏。鹧鸪哨在南宋女尸墓的故事拍得也很精彩,但更能拉动观众消费意愿的应该还是胡八一。按照目前品相来看,剧作质感非常在线,唯一的不确定因素是张雨绮这版女主。当然,除去增加女主戏份的槽点之外,剧作中也有优秀的改编。考究的细节改动《龙岭迷窟》中鹧鸪哨虽然没能搭伙潘粤明版本陈玉楼,但同样组成了很有意思的三人组。小说中的情节是鹧鸪哨(道人),了尘(和尚),以及传教士。剧版中把传教士的角色,变成了一个小可爱。同样是因为托马斯曾去过黑水城、认识路,小说中写的是鹧鸪哨二人胁迫他带路,剧版中则是鹧鸪哨在渡船上的行为让托马斯心生崇拜,主动当起了小跟班。两相对比,剧版中鹧鸪哨的角色显然更和善、更正派。到达目的地之后,小说中写为防止他搞事情、二人拖着他下墓,有监视和猜忌色彩,剧版中的改动则是好奇心害死猫模式。鹧鸪哨怕他出事不肯带他下墓,让他早早离开,他却偷偷跟上。骤然出现时吓了鹧鸪哨二人一大跳,营造了一个恐怖的小高潮,同时也更能显示出鹧鸪哨的悲悯之色。文字里的鹧鸪哨,更有乱世枭雄的狠辣质感,有亦正亦邪的复杂特色,影像版本之中时时刻刻一举一动都很善良,这是一个“主角不能黑化不能同时是反派”的影视剧改编思路。或许会有观众认为这样的改编很狭隘,但托马斯的搞笑变动,反而让人物更有出彩机会、也让三人组的戏剧节奏更有张力。小说和影视剧是不同载体,在紧张惊悚的视听语言节奏中,加入搞笑因素是很好的调剂。托马斯在剧版中就是这样的存在。和隔壁胡八一、王凯旋、大金牙这三人组随时随地能说相声的画风不同,鹧鸪哨的三人组里,他师徒二人都太过高冷、寡言少语,絮絮叨叨的托马斯加入则是催化剂。怂巴巴不敢顺着绳子过深渊。眼巴巴羡慕鹧鸪哨的金刚伞,不知天高地厚大大方方讨要我也想要一把哎。在两尊大神都不动声色、气定神闲的时候,这个咋咋呼呼的角色、对节奏也有带动效果。摸金话术《鬼吹灯》系列之所以拥有庞大拥趸,固然是因为奇险刺激的质感,生死与共的情意,爆笑的插科打诨日常,同时也离不开摸金校尉这套话术的神秘质感。搬山道人、卸岭力士,摸金校尉、发丘中郎将,四大门派各有特色,摸金一门又最有规矩最讲究。如果说金庸古龙在传统武侠中,构筑出了虚化的象征武林和真实存在的门派互相映照的独特世界,那么天下霸唱则通过摸金校尉等话术,完成了“盗墓世界”的构建。上乘风水堪舆之说,下连分金定穴之术,这套话术本身就很有魅力、也很有稀缺性。《龙岭迷窟》完美还原了小说中的话术,并且通过镜头语言,完成了一次更充分、更高级的展现。下墓之前,了尘大师禅杖上的新月和天上一钩弯月之光互相映衬,既有画面上的美感、又有古老神秘之气。下墓之后,无论是方位、数字的考究,雕塑、文字的寓意,都能瞬间将人拉进摸金次元之中。下局见,摸金校尉们。